泛海坠落:疯狂举债 信托爆雷 变卖资产 业绩亏损

来源 | 财通社

没人能说得清楚泛海系的坠落从何时开始。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当泛海控股(000046)宣布由房地产变换道金融业的时刻起,这一民营帝国,实则已经开始从最高光的时刻,滑向另一个周期。

一年多以来,泛海系的民生信托频频踩雷,泛海控股2020年、2021年一季度连续亏损并且债台高筑,股票不断走低。

泛海系掌门人卢志强最危急的时刻,或许已经到来。

012020年由盈转亏,净亏46亿,股价不断走低

4月14日,泛海控股发布业绩快报,2020年营业收入140.57亿元,同比增长12.17%,但归母净利润由盈转亏,净亏损46.21亿元,上年同期净利润10.95亿元。同日披露,预计2021年第一季度净亏损1.2亿元~2.2亿元,上年同期净亏损1.2亿元。

2016-2019年,泛海控股的净利润分别为31.1亿元、28.9亿元、9.31亿元和10.9亿元,未出现过亏损局面。

对于亏损,泛海控股称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包括对美国地产项目、印度尼西亚电厂及相关商誉计提了减值准备、武汉中央商务区项目结算收入未达预期、民生信托针对个别风险项目计提减值等等。

自去年7月份起,泛海控股股价直线下跌。2021年2月4日,泛海控股股价跌至2.68元每股,创下近6年来的历史新低,此后股价也一直在3元以下徘徊。

3月5日,泛海控股正式抛出回购计划:拟斥资3亿元~5亿元回购公司部分社会公众股,回购价格不超过4.75元/股。

到现在,公司回购动作仍未落下,股价仍跌跌不休。截至今日收盘,泛海控股收盘价为2.71元/股。半年内市值缩水4成以上,引发了投资者及股民的不满。

4月3日,泛海控股董事会称,公司将根据市场情况实施本次回购方案,本次回购股份期限为不超过12个月。

但就在同一天,泛海控股还发布了一则有关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因偿债困难,被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查封及冻结资产的公告。

面临债务和现金的双重压力,泛海控股可能已经自顾不暇了。

02民生信托、民生财富接连爆雷

资本圈恐怕没有人不知道卢志强的名字。

地产起家的卢志强,花费30年时间缔造了赫赫有名的泛海系,一个囊括银行、保险、证券、信托、期货、典当、资管等几乎全产业链的“金融帝国”。

而作为泛海控股持股93.42%的核心金融平台——民生信托,从2020年开始就一直在爆雷。

先是去年年初,民生信托紧急向北京第三中院请求对尚未到期的新华联26.8亿元信托贷款申请强制执行,后者由于债务危机,对还清这笔贷款已是力不从心。

2020年6月,武汉金凰珠宝80亿元“假黄金”事件爆发,多家信托公司卷入其中,民生信托对其提供的融资规模达40亿元。

2020年最后3个月,民生信托多个信托项目出现延期,包括至信516号、至信681号、至信828号等。据不完全统计,由民生信托作为原告的诉讼纠纷或发起的执行金额达156.328亿元。

2021年,类似问题愈演愈烈。

1月,民生财富尊系列某只基金出现逾期,民生财富表示,“延期半年,泛海国际正在处置资产。”

3月22日,有消息称,民生信托召开紧急会议,宣告到期的某TOT项目将逾期:先兑付8%本金,剩余本金延期分期兑付,预计4月底前兑付70%,剩余30%待定。

不断发酵的舆论危机,让一向低调的卢志强,也不得不站出来进行定调和平息。

3月27日,泛海集团董事长卢志强刚刚就近期民生财富、民生信托出现的,部分私募基金和信托理财产品未能如期兑付的情况发布了一封致投资者函。

卢志强在函中提到,泛海控股及所属公司因融资偿还逾期等原因而引发了个别法律诉讼,正加快引进战投,计划将分别争取在2021年七月、十月、十二月三个时间点完成兑付,并称“我经商办企业已经三十多年,但对近两年所遇到的困难估计不足。”

“由此给我们的市场形象和企业信誉带来负面影响,对此我深感内疚,并就此向每一位投资人诚表歉意。”卢志强表示。

03现金流吃紧,债台高筑

泛海已经没钱为民生信托和民生财富踩下的雷“埋单”了,因为泛海控股自己都还面临着债务和现金的双重压力。

截至2020年9月末,泛海控股的总负债高达144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9.06%。公司短期借款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达250.4亿元,长期借款达291.3亿元。

同期,泛海控股的账面货币资金188.7亿元,短期偿债资金缺口61.7亿元。

2月底,泛海控股、泛海控股的控股子公司武汉中央商务区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武汉公司”),被中英益利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为由,诉诸至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

截至目前,武汉公司仍然有借款本金13亿元未偿还。

据天眼查,泛海控股在3月3日、3月11日6次成为被执行人,累计执行标的57.23亿元。3月22日,泛海控股旧金山项目遭分包商起诉,索赔2646万美元。

根据1月14日晚泛海控股披露的旗下控股金融子公司2020年度财务信息显示,民生信托是泛海系上市公司唯一出现业绩下滑的金融子公司。

根据财报,2020年民生信托实现营业收入10.7亿元,净利润2.32亿元,同比降幅分别达到了107.02%和74.33%。这更暴露了泛海控股背后的债务危机。

其实泛海系的债务危机早已开始显现。

2014年,泛海开始急剧扩张金融版图,扫荡式入主国内外的金融公司:民生信托、民生证券、亚太财险等,并增持了民生银行的股权。通过收购一系列的金融牌照,泛海迅速成为拥有全牌照的超大型民营金控集团。

在收购各项金融牌照的同时,泛海系在国内外进行大举收购和投资。美国国际数据集团(IDG)、Genworth金融集团、华富国际等一系列重量级国际金融公司都在泛海的收购清单中。

疯狂举债扩张的后果,就是导致其原有的北京、上海和武汉的地产项目进展缓慢,流动性出现危机。

近两年,泛海系去地产化、停止了地产扩张,但泛海控股“承包式”开发的武汉中央商务区,开发进度不达预期,且去化困难,成为泛海的沉重包袱。

曾经的泛海“巨轮”,如今在去杠杆、回归实体的重拳出击下,摇摇欲坠。

04换道“金融业”,变卖资产断臂求生

2020年1月,证监会正式核准泛海控股的行业分类由房地产“换道”为金融业。2020年半年报显示,泛海控股的主营业务为保险行业、证券行业、信托行业、房地产开发与经营业,前三项金融业务收入占比已接近95%。

2021年开年,为缓解资金压力,泛海控股还宣布出售其核心资产,以30.66亿元的价格向绿城出售武汉中央商务区宗地20地块,经初步测算,当次交易预计产生资产处置收益约12.51亿元。

民生证券也成了泛海控股债务去化、回笼资金的首要对象。

民生证券由泛海控股在2014年宣布向金融、地产综合性控股公司转型的当年年底并购而来,其业绩表现亦可圈可点。2020年,民生证券实现营业收入36.31亿元,净利润9.16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5.08%和71.93%。

2020年9月,泛海控股以42.29亿元向上海张江集团、张江高科技园区等22家投资者转让民生证券约31亿股股份(占比27.12%),此举直接让泛海控股在民生证券中的持股比例从71.64%下降至44.52%。

2020年12月,泛海控股拟以1.53 元/股,向三家员工持股平台转让民生证券共计2.85%股份,向珠海隆门中鸿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转让民生证券0.71%股份。不过,公告显示,上述股权转让尚未具备交割条件。

粗略计算,仅以民生证券股权转让为例,泛海控股至少回笼资金73.46亿元。

此外,泛海系还有强大的资产储备军团。

2020年9月23日,中国泛海重要的控股子公司深圳市泛海三江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江电子”)IPO申请通过创业板指上市委员会审议“泛海系”合计控制三江电子75%的股份。

3月17日,登陆科创板的“混合云第一股”青云科技,泛海系”在其发行前持有121.09万股,持股比例3.41%,发行后持股比例为2.55%。

“泛海系”与蚂蚁金服也交集颇深。

“泛海系”分别通过上海麒鸿投资中心、上海云锋新呈投资中心、掌舵者卢志强所控制的通海资本,间接持有蚂蚁集团共计6570万股,按照蚂蚁集团彼时上市发行价计算,持股市值45.2亿元。

然而蚂蚁集团的上市进程被监管紧急叫停,“泛海系”可谓痛失其IPO财富盛宴。

综合公开消息、21世纪经济报道、雷达财经、中国地产金融网。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